輸入單號查詢

在線訂艙:在線咨詢訂艙

在線咨詢:在線咨詢訂艙

當前位置:首頁 >> 網站公告

農村快遞“二次收費”與通達系“價格戰”淵源

發布時間:[2019-9-7 11:48:01]    點擊:[488]

近年來,隨著電商市場的不斷下沉,一二線城市人口紅利不斷下降,以及農村消費升級的趨勢明顯,農村快遞市場迎來了“黃金十年”。

我國的物流業起步于上世紀90年代,伴隨著電商的興起,資本的注入,物流業借風使船,走過了艱難的探索時期,業已成為我國的社會經濟發展的重要組成部分。國家郵政局數據顯示,2018年我國快遞業務量超過美、日、歐發達經濟體之和,業務收入達6038.4億元,預計2019年將超過7000億。

與日俱增的數據昭示著我國快遞業的發展持續向好,在國家“快遞下鄉”政策的扶持下,農村快遞也迎來了快速發展期。

據國家郵政局數據顯示,我國快遞網點鄉鎮覆蓋率從2014年的不到50%提升至2019年上半年的95.2%,提升了近一倍,20多個。▍^、市)實現鄉鎮快遞網點全覆蓋。但農村快遞網點大部分僅覆蓋到鄉鎮級別,真正的進入村一級別的快遞網點較少。


恒翔集運航空速運提供門到門航空快遞服務,最快當天到達 服務熱線:0577-85889111全心全意為你服務。

2019年上半年,農村快遞業務量突破55億件,占比近20%。按此計算,今年全年的農村快遞業務量將破100億的大關。這相當于2014年全國快遞業務量。

然而,成長與磨難總是相伴而來,在農村快遞快速發展的同時,也遭遇了不少“成長”的煩惱。農村快遞普遍存在送貨不到家、效益差、和不持續問題,尤其是長期以來存在的鄉村快遞二次收費的問題,一直未得到有效解決。

快遞包郵了,取件卻要收取2-3元的取件費,要么面臨被退貨,要么就要自己去城里自取。二次收費問題屢禁不止,現已成為打通鄉村物流“最后一公里”的最大障礙。

正所謂,如人飲水冷暖自知,面臨如此多的的難題,農村物流真的迎來了“黃金十年”嗎?

二次收費,緣何而來?

鄉鎮快遞二次收費,是指消費者網購時已經支付郵費或商家承諾包郵的情況下,在取件時仍被快遞公司鄉鎮服務網點強迫支付取件費或派件費。這類情況一般多發于偏遠山區及農村地區,如云南、四川、西藏等地的農村,其中西部農村二次收費現象嚴重。

2019年7月份,四川省保護消費者權益委員會發布了《四川省鄉鎮快遞取件二次收費社會監督調查報告》。

報告顯示,在四川全省為期3個月的調查中,34.2%的受訪者表示曾遇到過快遞取件二次收費情況,數額多在1元至3元之間,并且,86.3%的受訪者表示付費后快遞網點沒有提供發票或收據。且目前全省大多數市州的鄉鎮均不同程度存在取件二次收費現象。那么,二次收費是何時而起又是緣何而來呢?談及二次收費,就避免不了要涉及到快遞行業持續存在的價格戰問題,“通達系”為搶占市場紛紛壓低快遞單票價格。據各個快遞上市公司發布的2019年上半年的經營數據顯示,整個2019年上半年,通達系企業快遞單票收入都處于持續下滑中。以申通、圓通為例,圓通單票價格持續降低,申通單票最低降至2.85元,4—6月份價格降幅最明顯。

如此一來,苦的卻是末端的快遞網點。快遞單票價格不斷下降,末端網點的派件費也會隨之一降再降。對于農村網點來說本身成本就高,不算時間和精力,單單一項去縣城取件的油錢就讓人無法消受。

快遞網點出于自身盈利需求,只能將成本轉嫁給取件的消費者,通過二次收費來維持網點的經營。

此外,“通達系”的經營模式是加盟制,鄉鎮的快遞網點都是承包制,因此在管理上很難做到統一,二次收費、價格高低不定,都與此相關。

對于二次收費的根源,中國物流協會特約研究員楊達卿分析稱,快遞企業都希望在基層網點多攬件,但沒有考慮到農村市場消費地分散,鄉村快遞攬件少派送多的問題。鄉村快遞網點派送距離更長,送達點更分散,經濟效益不佳,加上基層管理相對松散,造成一些網點通過二次收費穩定收益或增加收益。另外,一些加盟式快遞企業的末端網點為獨立法人,在服務價格上有自主性,總部的管理制度很難落實到基層。

屢“治”屢敗,整肅風暴集中上演

鄉鎮快遞二次收費屬于不當得利,于法于情于理都很難說通。實際上,“快遞最后一公里”收費問題一直備受關注。

今年4月以來,國家郵政局在全國范圍統一安排開展快遞末端服務違規收費整改工作,違規收費現象得到了一定程度遏制。然而,部分地區特別是中西部農村地區,快遞末端網點違規收費的現象仍然比較普遍。

對于屢“治”屢敗的二次收費問題,單靠政府整治是遠遠不夠的,而是需要企業,乃至整個行業與政府協同發力,聯手打通農村物流“最后一公里”。

一、國家:政策頒布助力二次收費整改

9月4日,國家郵政局組織各郵政快遞企業,召開快遞末端違規收費清理整頓專項會議,對快遞末端違規收費清理整頓工作進行再部署。

2019年以來,國家郵政局已多次召開會議部署違規收費的整頓工作,國家郵政局副局長劉君表示:清理二次收費是刀刃內向的一種自我革命,但是,這個革命必須要進行。

據國家郵政局數據顯示:“截至目前,全系統實施行政處罰273起,已經上繳罰款金額127.3萬元,有力遏制了侵害群眾利益問題,形成一定震懾作用!

除國家局之外,各省局也紛紛召開會議落實違規收費的整改工作,山東、黑龍江局通報違規收費處罰典型案例。四川局責令韻達、中通、申通、圓通等12家快遞企業在川總部提交整改方案。云南、陜西、四川等局對于發現的違規收費、嚴重損害用戶利益的行為依法進行立案調查,江西局則對違規企業實施處罰并公開曝光。

罰款也好,調查也罷,成效雖顯,但也并非長久之計。

與快遞企業幾十、上百億的營收來講,數額較低的罰款微不足道,罰款之后二次收費是否卷土重來也未可知。想要根治,還要在行業上下功夫。

二、行業:停手“價格戰”,建立監管機制

上文已提到,鄉村快遞二次收費與價格戰有直接關系,企業之間的惡性競爭是二次收費的最大根源,快遞企業搶占市場應多在“科技投入”、“時效”、“服務”上下功夫,而不是一味的打價格戰。

二次收費一時治理并非難事,但“后遺癥”反反復復才最頭疼。因此,對于快遞企業而言,要建立長效的監管機制,對公司的所有網點進行統一高效的管理,才能解決問題。

目前,申通快遞四川省公司、中通快遞四川省管理中心、四川圓通速遞公司都已發布整改方案,明確表示將高度重視末端網點的建設。

從數據來看,隨著農村網民規模的不斷擴大,以及農村居民人均消費的不斷增加,農村市場的確是一片新的藍海。然藍海誘人,能否解決農村快遞二次收費等問題,從中發現“新大陸”,我們拭目以待。溫州航空貨運

双盈宝配资